史話》國家有難蔣介石不派兵?(郭冠英)

史話》國家有難蔣介石不派兵?(郭冠英)

無黨籍議員苗博雅、林亮君及民進黨議員吳沛憶在228事件76週年活動,3人分別手持字卡「清除威權象徵」、「停止崇拜獨裁者」、「政治檔案交還國家」,提出3訴求。(楊亞璇攝)

楊振隆最近登上媒體版面,是今年228前後,臺獨人士要求蔣萬安應該以蔣家後人身分,爲228事件「實質道歉」。效法楊父在被殺的江姓老師告別式上,下跪、叩頭。

喜欢你的春夏秋冬

對於自己爲何殺老師,楊在案發時是說老師常常針對他,還說他拿斧頭只是要嚇老師,沒有要真的砍,是因爲同學喧譁,他纔不小心砍下去(不小心了不只一次)。

228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,對這個案子有自己的解讀,他說可能是因爲楊振隆是政治犯家人,受到老師特殊對待,「師生關係緊張」所致。

传罗致政找通缉庙公帮算命?蔡正元惊爆:蔡英文不高兴

原來,又是228的錯。

回到「課綱論壇會」的現場,廖繼斌繼續說,這裡我要感謝在場的徐光董事,大家給她鼓掌。她父親徐徵,1930年代由中國北平來臺教中國語文,並擔任《大明報》編輯。與我祖父一樣,都是228中被國民黨密裁。1947年3月15日傍晚他被便衣人員帶走,自此人間蒸發,現在屍體還沒找到。我們從2019年12月2日開始,就檢舉楊振隆,要拉下這個人,搞了4年多,前幾個月他才下臺。其原因還是聽說賴清德認爲選情不穩,所以說你先閃一下,我如果等明年過關以後,再想辦法調劑。

賴清德就是這個違憲亂法的例子,楊就是第二個例子,他這樣的口味,符合民進黨主張的228臺獨課綱,所以殺老師、逾齡任職沒關係,可違法做5、6年。第三個荒謬的,是在臺北市第五選區選立委,蔡英文愛將吳沛憶,在今年228追思我們先人的莊嚴儀典中,她們舉白板類似喧鬧喪家式場。這真是破天荒謬極點。

我跟楊振隆雖然我們各爲其主,廝殺了幾十年了,他是228家屬我也是,但是我們從來不去踏人家的場。楊辦的場,追思儀式,這是你,我們就要不去;我辦的場,他當然不會來。可是今年我們在臺北市228,蔣萬安當市長,他那個場,我代表家屬上去講話,結果下面有三仙女,苗博雅、林亮君、吳沛憶,坐第一排、舉牌,抗議蔣萬安,但與228根本無關,牌寫「停止崇拜獨裁者」、「政治檔案交還國家」、「清除威權象徵」……。「開放檔案」?妳找蔡英文,妳找蔣萬安幹什麼?等小弟我講完話以後,吳沛憶還現場開記者會罵我。說我講的不是事實。

从收租开始当大佬 欢颜笑语

手指的溫柔!2024代表色「柔和桃」躍上指尖秀出溫暖感

這是我們臺灣人說的公祭儀式,妳來鬧場,還罵家族講話很爛。真是可惡到極點。

那她爲什麼會這樣子?因爲這樣的表現,就是學賴清德民國98年在立法院罵我,雖然罵的不太順利,但賴已經當了副總統,而吳沛憶這次又破格徵召選立委,苗、林也是一樣,都往立委之途邁進。

這裡我做個結論,有三點可做,不必等總統選舉結果,我們的立委就可做。

一是,這種228活動的,如臺北市明年的追思儀式,我們有心人士,不能放棄這個場合,要勇於參加,我們絕對不能被綠營來鬧場,來曲解。

第二,我從大前年開始,就疾聲呼籲,說要追求228真相,就要公平,一律平等。對那些228時候被所謂暴民殺的外省人,現在法律規定都不能賠。明年我們具體建議,立委提案修改這228條例,依這個公平精神。但修改條例同時,還有個目的,就是召集委員可以就法案開公聽會,這公聽會是具有法律記錄、效力,放進公報的。

我們要搞清兩個議題。第一個是228往生人數多少?把它搞清楚。這事我也有責任,我在基金會服務、7、8年,我覺得利用國會殿堂、專家學者,把所有的資料列出來,叫業管的基金會出來說。到目前爲止,我知道的往生人數沒有超過900,也可以找李筱峰來,說你主張是2萬人,那900人外還差多少?1萬9100人,在哪?

228基金會的往生人數,都有說臺北市多少人、基隆市多少人、花蓮多少人。你只要問李筱峰,好,1萬9100人,我不要你名單,你只要他把各縣市分佈圖,你分給我看?他絕對分不出來。

第三個,我想大家也最關心的是,你們的先輩都跟老蔣過來,大家一起努力奉獻這個地方過,如果老蔣是殺臺灣人的元兇,那你們一起都被囫圇打下地獄。蔣介石是不是228元兇,也在我們立法院做公聽會第二個子題,討論清楚。

你找國史館,找陳儀深、李筱峰來。你說很簡單,那我只要問你一個問題,你說臺灣有兵變,所以老蔣調兵就是元兇?那請問,美國國會被攻進去,美國總統也派兵,甚至他們自律的把攻進國會的暴徒給槍斃掉。那美國是我們的爸爸,我們的祖父,美國可以,我們爲什麼不可以?問他這樣就好。

《国际产业》声誉之争 三星李在镕有炒股做假帐?

更不要說,你問他,現在我知道的,蔡英文只要蒞臨場所,大概1000公尺就圍起來,你根本進不去,那爲什麼老蔣的兵營、嘉義機場,憲兵隊,縣政府,都被幹光了,首長被打,有的甚至被殺沒殺死。老蔣不能派兵?派兵喔,還不是派來殺人,不行,而蔡英文可用1000公尺外搞戒嚴?

所以我作一個小結論。我覺得我們國民黨的立委太客氣啦,看到「228」3個字就像縮頭烏龜一樣。我說,像我們這些228遺族,像我祖父,徐光的父親,是被國民黨密裁,我們都敢站出來,替國民黨的講話。不要講70、80年的國民黨,與現在有什麼關係嗎?所以,你們真的要當國民黨,尤其當中國國民黨立委,也要爭氣,有骨氣(掌聲,廖哽氣。)。

於公於私,於公,我從這個基金會民國84年創立到今天,有幸當過3年的專任秘書,在陳水扁時代;然後在馬英九時代,也讓我看家看了7、8年。228國家館的首任館長,都在我手上創起來,我領國家薪水,我對中華民國有一份我必盡的義務。

【專家之眼】中歐關係與歐洲動向